佰誉艺术

艺术资讯

钢琴的高贵,在于它的可望而不可及!(节选)

今天这个时代,要当钢琴家就像热带丛林中探险那样难,只有个别人能得以圆梦。正因为如此,钢琴家受人敬重、令人仰慕。霍洛维茨身前享有无与伦比的威望,他走了,全世界为他哭泣。


钢琴的神圣,是因为这东西太奇妙太高深莫测。说它奇妙,是因为钢琴有它特殊的“魔性”,它的音符和琴键中隐藏着人类智慧的全部密码。


美国医学界曾经做过一个实验,说钢琴家的脑电图最复杂,远远超出指挥家,弹钢琴的人要同时兼顾节奏、大小声、脚踏板的变化,它要求弹琴者必须是多思维的。


说它高深莫测是因为,钢琴文献浩瀚广博,仅肖邦的作品,就可以折腾你一辈子。法国当代钢琴家西普林.卡萨利斯对我说,他计算过,如果将所有钢琴曲弹完,大约需要三百七十四年。


之于钢琴制造出的音响效果,常常让大型交响乐团吃惊。原苏联大钢琴家吉利尔斯在键盘上呼风唤雨时,没一个乐团能淹没他的声音。


钢琴,有其独特无比的美妙之处。它能使一个人变得聪慧而有修养,使一个孩子从小学会对美好的东西的尊敬,它会给你人格的力量,使你的生活充满着美妙的艺术情趣……


可问题在于,美好常常使人们忽略了钢琴“魔性”的另一面。它可以心安理得地“折磨”你一生而让你在事业上徒劳无获。


它对天分的绝对依赖性,让“只要工夫深,铁棒磨成针”的千古格言变得苍白无力,将成千上万有雄心大志梦想成“家”者排斥在外。就像钢琴家乔治.波雷对他的学生所说:“你们选择的是世界上最蠢的一个职业,成功的机会可能只有万分之一。你要么特别有天赋,有么是睁着眼睛走错路……”


尽管成功的机会渺茫,世界各地的音乐学院中还是充满了一心想当钢琴独奏家的学生。许多人接受挑战,以此为天职。


但能够成为像阿图尔.鲁宾斯坦、阿劳等八十岁还在音乐会舞台上演奏的长期事业者却寥寥无几。世界乐坛上,那些起步辉煌,荣膺一堆大奖曾风光无限的年轻人,三十岁后不见踪影的数不胜数。


欧洲一位年轻选手在肖邦国际钢琴大赛中败北后,举着酒杯意味深长地说:“四十年后再看看,我们之中究竟谁还在弹琴!”


......

 

文章节选自《音乐生活》

免费预约试听

move>

江北区观音桥步行街世纪金源大饭店隆重举行!

佰誉艺术
佰誉艺术

© 2016-2018 baiyuyishu.com 佰誉艺术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2978号